2019将成为肝病NASH新药研发的关键之年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是非酒精性脂肪肝的一种极端发展形式,定义为伴随有炎症及肝细胞损伤的脂肪变性现象的出现,可导致晚期肝脏纤维化、肝硬化、肝衰竭及肝脏肿瘤的产生。根据《自然》杂志2017年的一篇文章,NASH已成为继慢性丙型肝炎之后美国肝移植的第二大常见原因,预计在2020年将成为首要原因。

医药市场调研机构ResearchAndMarkets曾发布报告指出,NASH市场在2016年为7.29亿美元,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206.76亿美元,2017-2025年期间的年复合增长率(CAGR)将达到惊人的46.1%。

尽管存在迫切的医疗需求,但迄今为止尚未有任何药物获批用于NASH的治疗。值得欣喜的是,自2014年Intercept公司公布药物Ocaliva治疗NASH临床项目数据以来,该领域已迅速涌现出了众多的追随者。

EvaluatePharma近日发文指出,2019年将成为NASH新药研发的关键之年,该领域将有4支队伍获得关键性临床研究数据,其中就包括Intercept公司,这些临床数据同时也将帮助各大公司奠定NASH领域的未来商业地位。

2019将成为肝病NASH新药研发的关键之年

NASH新药研发领域并非一帆风顺,最近Gemphire公司和Shire相关的NASH项目就均爆出了问题。先是上周三,FDA不允许Gemphire启动gemcabene长期临床研究,需等到亚慢性毒理学研究数据成熟,该消息导致公司股价暴跌51%。近日该公司又宣布取消gemcabene一项儿科脂肪肝临床研究,原因是发现肝脏脂肪意外增加,导致股价再暴跌60%。而Shire方面上个月已悄悄放弃volixibat的临床项目,但没有给出任何理由,此前该药已经处于II期临床开发。

但上述不利消息并没有挫伤投资者对NASH领域的总体积极性,因为又有两个很有潜力的NASH资产进入了视野,分别为Galmed公司aramchol和Madrigal公司MGL-3196。

谁将率先登陆市场?

目前业界认为,首个NASH药物将诞生于Intercept公司的Ocaliva和吉利德公司的selonsertib之中。2019年,双方将公布各自III期临床研究的中期数据,而且双方都希望借此数据向美国FDA提交加速审批。

就Intercept而言,分析人士指出,Ocaliva需要在III期临床研究REGENERATE中达到至少一个替代终点:NASH缓解且无纤维化恶化或纤维化缓解且无NASH恶化。此外,Intercept还必须证明Ocaliva的安全性,因为该药去年9月在治疗原发性胆汁性胆管炎方面已经曝出存在死亡和严重肝损伤的风险,因此高剂量治疗NASH方面将会受到密切关注。另外,Ocaliva在一项日本NASH研究中失败,也引起了投资者的二次关注。

2019将成为肝病NASH新药研发的关键之年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所列关键临床研究,最大的设计区别在于NASH评分和纤维化变化检测的时间点。

这一点非常重要,特别是考虑到Genfit公司elafibranor在II期临床中未能达到12个月时间点纤维化和NASH缓解的主要终点。另外,艾尔建cenicriviroc在2017年公布的II期临床研究中被发现在减少纤维化且无NASH恶化方面无明显差异,目前该药正处于III期临床,同样是测试的12个月终点。但有投资者提示艾尔建有可能修改临床设计,专注于NASH基线评分较高的患者群体。

业界正在翘首期待上述关键临床研究数据的公布。而投行Bernstein分析师提醒,目前关键的焦点是建立严格的临床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