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我国乙肝病毒携带者约9000万

7月28日是第8个世界肝炎日,今年的主题为“积极预防、主动检测、规范治疗,全面遏制肝炎危害”。病毒性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影响到全球3.25亿人,更是肝癌的根源,每年导致134万人死亡。

作为“乙肝大国”,民众对乙肝如何传播、如何预防、如何治疗依然存在盲区和误区。斯坦福大学亚裔肝脏中心创办人、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外科教授苏启深指出,相较于有药物可治愈的丙肝而言,乙肝目前没有特异治疗方法,因此预防更显得尤为重要。世界卫生组织呼吁,及时检测和治疗病毒性乙肝和丙肝,可以挽救生命。

2018年我国乙肝病毒携带者约9000万

北京乙肝感染者近60万人

在第六十九届世界卫生大会上,世界卫生组织确定了2030年消除病毒性肝炎作为重大公共卫生威胁的总体目标,即在2015年数据的基础上将新发病毒性肝炎感染减少90%,慢性乙肝和丙肝治疗覆盖80%的患者,并将病毒性肝炎引起的死亡数减少65%。

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根据估算,我国目前约有慢性乙肝病毒携带者9000万,占全球乙肝病毒携带者总数的1/3。也就是说,每14个人中就有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

2017年,北京市疾控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北京市全人群的乙肝表面抗原流行率已经由1992年的6.03%下降到了目前的2.73%,急性乙肝发病率也已连续两年控制在了1/10万以下,与欧美国家的发病率相当。不过,目前北京仍有近60万名慢性乙肝病毒感染者,如不及时治疗,数万人可能发展成为肝硬化和肝癌。

传播

母婴传播乙肝在我国最常见

乙肝是乙肝病毒感染导致的一种传染病,会引起急性和慢性肝炎,患者死于肝硬化和肝癌的风险很高。

苏启深教授介绍,和艾滋病类似,乙肝主要传播方式包括母婴传播、血液传播和性传播。这其中母婴传播是我国最常见的乙肝传播方式。乙肝病毒在妇女身上潜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病毒会传染给新生儿,而这个孩子在未来几十年中可能都不会出现症状,病毒又将悄无声息地传给了下一代。

母婴传播途径可以被阻断。苏启深强调,对于慢性乙肝孕妇而言,无论是乙肝大三阳或小三阳,都可以生育健康的宝宝。在怀孕期间,医生会建议孕妇定期做血液谷丙转氨酶检查,检测肝脏损伤,以确定是否需要抗病毒治疗。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报告,乙肝表面抗原阳性的孕妇在孕期不需要注射乙肝免疫球蛋白。

检测

高发地区重点人群重点筛查

世界卫生组织强调,及时检测和治疗乙肝和丙肝,可以挽救生命。就乙肝而言,慢性感染的特征是乙肝表面抗原持续存在至少6个月。乙肝表面抗原的持续存在是发生慢性肝病并在生命晚期发展为肝癌(肝细胞癌)的主要危险性标志。

许多慢性乙肝感染者并没有明显症状,自我感觉健康,因此乙肝筛查非常有必要。斯坦福大学亚裔肝脏中心建议,所有来自于乙肝高发地区及父母来自乙肝高发地区的人均应做乙肝检测,尤其是孕产妇和有高危职业和行为的重点人群应主动检测(高危职业主要是指医疗和公共安全的工作者)。另外,乙肝病毒感染者的家人、性伴侣以及共用针头的人群、静脉注射吸毒人群、有一个以上性伴侣的人、男性同性恋群体、艾滋病或其他通过性接触传播病毒的感染者、肾脏疾病或慢性肝病晚期患者等都需要被重点排查。

治疗

规范治疗或可降低肝癌风险

在乙肝病毒感染的长期并发症中,肝硬化和肝癌造成的疾病负担很重。苏启深指出,并不是每个乙肝表面抗原阳性的患者都需要治疗,但如果肝功能谷丙转氨酶水平升高,意味着有潜在的肝脏受损,应进行规范的抗病毒治疗。尽管乙肝不能治愈,但规范治疗可以把人体内乙肝病毒控制在非常低的水平,降低肝硬化及肝脏衰竭和肝癌发生的风险,改善生活质量,提高长期存活率。

如果已经确诊为慢性乙肝感染者,应定期检测,包括每六个月检测一次谷丙转氨酶和血液甲胎蛋白,以了解肝损伤状况及是否转变为肝癌。同时每年做一次超声波检测,以检查是否发展为肝癌。如果有肝硬化或肝癌家族史,超声波检查频率缩短为半年一次。如果已经开始癌症化疗,也应该接受乙肝治疗,以避免乙肝病毒感染恶化和肝衰竭的风险。

■ 新闻延伸

丙肝治疗率仅为1.3%

与乙肝相比,同样威胁着全球公共卫生与人类健康安全的另一大传染性疾病——丙肝的状况更为糟糕,且至今没有疫苗可以预防。“丙肝疫苗研究目前没有什么进展,比艾滋病疫苗研究还要困难。”中国工程院院士庄辉告诉新京报记者。

庄辉指出,目前,中国慢性乙肝和慢性丙肝的诊断率都不高,分别只有18.7%和17.7%,相差不大。相比乙肝10.8%的治疗率而言,丙肝治疗率仅有1.3%,这其中重要原因就是药物的可及性。

“丙肝被称为沉默的肝炎,中国的丙肝病毒感染者约760万例,因为没有症状,很多患者来就诊时已经发展成为了肝硬化。如果不及早诊断和治疗,丙肝患者只会越来越多。”庄辉指出,丙肝首选治疗方案为直接抗病毒药物(DAA),治愈率可以达到95%以上。全球已经有10多种直接抗病毒药物上市。去年开始,直接抗病毒药物才进入中国,至今已上市6种。因药价昂贵,这类药物的可及性并不高,很多丙肝患者难以负担,不少患者仍在通过海外代购仿制药的方式来进行治疗。

庄辉介绍,丙肝药物治疗一般一个疗程(3个月)为5.7万元-5.8万元不等,最贵的能达到6万多元,很多患者负担不起,而印度、巴基斯坦、埃及等国仿制药,一个疗程只要7000多元。乙肝的药物治疗一个月则只要490元。

由于没有疫苗可以预防,在中国丙肝主要是通过血液传播,性传播和母婴传播率比较低,庄辉认为只要安全注射(不要共用针头)、性生活正常、洁身自好,一般不会感染丙肝。他鼓励高危人群主动检测,及早发现病情,及早治疗。